趙寶剛
  趙寶剛導演的新劇《老有所依》將於11 月18 日起在北京、天津、浙江、東方四大衛視播出。該劇聚焦如今熱門的養老話題,通過三個家庭的遭遇, 剖析老年人面對衰老的心態、對死亡的抉擇, 青年人對老人心理的忽視等諸多議題。近日蒸烤箱羊城晚報記者分別採訪了該劇導演趙寶剛及女主角劉濤, 聽他們談談對“ 養老” 這個話題的看法。
  趙寶剛:如果活著受苦我會放借錢棄生命
  話題1 飽受代償疾病折磨,能否放棄生命
  劇情:
  呂希(張鐸飾)的父親因突發腦溢血離開人世, 照顧長年癱瘓的母親的重擔自此就壓在他的肩上。一天他回家發現商務中心母親吐血,正要送醫院,母親用僅存的力氣說出了三個字:“讓我走。”呂希猶豫著跑出家門,糾結是否送母親就醫,等他後悔返家時,母親已經離世,妻子後來也為此跟他離婚。
  解讀:
  這段劇情的設置, 反映了趙寶剛對養老的態度,他希望能通過“生前預囑”的形式, 來決定自己離開世界的方式。(註:生前預囑是指在健康或意識清楚時簽署的、說明在不可治愈的傷病末期或臨終時要或不要哪種醫療護理的指示檔)。他認為在面對一些不可輓回的疾病時,與其苦苦掙扎,飽受折磨,不如主動放棄生命,“這個問題不關鍵字行銷能選擇, 就算不放棄,你最後還是得放棄”。他承認,對呂希的做法很多人都不認可, 但是在他看來卻是最科學的選擇, 因為在那種情況下,活著等同於受苦,一點維持下去的意義都沒有。
  話題2老人去養老院,是否會不快樂?
  劇情:
  方瓊(呂中飾)是一個典型的“作媽”,時常把家裡搞得雞飛狗跳,女兒百般無奈決定送她去養老院。起初方瓊心裡一百個不樂意, 可是去了之後覺得跟同齡的老年人在一起很快樂,甚至還開啟了第二春,談起了黃昏戀。
  解讀:
  把父母送到養老院, 在傳統觀念中是不孝的表現。在拍戲前,趙寶剛走訪了北京四十多家養老院,“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老年人在養老院里過得好著呢”。他告訴記者,這個情節來源於一位將母親送到養老院的好友, 母親起初覺得兒子不孝,一個月後,反而嫌孩子老來看她, 打擾她跟朋友玩,“為什麼呢? 人家找了一老伴”。
  有不少新聞揭露養老院對老人並不友善,甚至虐待老人、不給吃飯等等。趙寶剛卻談起了養老院的另一面,“那些畢竟是個別現象,大多數養老院里好著呢,有棋牌室、乒乓球室、桌游室、舞蹈廳等,有人唱京劇,有人扭秧歌,環境非常適合老年人”。通過拍戲期間的市場調查,他發覺目前的養老院生活設施相對齊全,但醫療保障設施匱乏,他正計劃開辦一間有健全醫療保障設施的養老院,讓老人住得更安心。
  話題3老人老愛折騰,是心態有問題?
  劇情:
  “作媽”方瓊在劇中還有一大愛好,就是愛亂買藥,不管真假。最後賣假藥的藥販被抓進監獄時,方瓊卻哭了,她說的一段話讓人很心酸:“你為什麼不多騙我會兒啊,你騙我還有人跟我說說話,現在我只能跟貓說話了。”
  解讀:
  愛亂買藥這一生活原型是趙寶剛的岳母,家人為此發生過不少爭執,岳父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們這個歲數,不買藥還能買什麼? ”趙寶剛認為,很多老年人覺得,人老了只能靠藥物維持生命,這是個心態問題。不少亂買藥的老人其實多多少少也明白藥品不地道,只是賣藥的人嘴甜,聊天聊得他們心裡很暖、很親切,所以寧願上當受騙,買個溫暖。
  老年人的心態問題還體現在生活的多方面,比如有子女將父母接到自己生活的城市同住,其實很多老年人並不願意這樣,他們始終覺得這不是自己的家。趙寶剛說: “希望大家能通過這部劇,明白父母到底在想什麼?有些老年人為什麼‘作’? 其實是我們忽視了很多老年人的想法。”
  羊城晚報記者餘姝通訊員滿璇 編輯: 彭小紅
   1
  
  江木蘭(劉濤飾)依偎著父親
  主演劉濤昨日在京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經歷了丈夫破產的風波,如今的她反而更加樂觀, 採訪中不但大方分享了現在的生活, 也直言對劇中人的困境感同身受。聊得興起,劉濤還爆料閨蜜兼生意搭檔秦海璐也許明年會結婚。
  關鍵詞新戲
  “演媳婦是我的優勢,何必一定要挑戰極限? ”
  據說《老有所依》中江木蘭一角,趙寶剛由始至終最屬意的人選就是劉濤。戲里戲外,劉濤也自認與江木蘭很有共鳴,“她面臨的問題是我們共同的困境”。
  羊城晚報:你是如何跟這部戲結緣的?
  劉濤:看完劇本心裡是有點沉重,這個戲表達了太多需要思考的東西。雖然劇的名字叫做《老有所依》,但其實是以年輕人的故事為主。我們這代人身在他鄉,希望靠奮鬥奠定物質基礎,然後把父母接過來,給他們一個安逸的晚年。但現實有很多問題,職場競爭那麼激烈,老人生病了、孩子要交學費, 對大多數人來說, 都是很大一筆開銷,壓力非常大。這就是我飾演的江木蘭面臨的困境。
  羊城晚報:江木蘭跟你有哪些共同之處?
  劉濤: 我媽很怕我嫁出去後就變成別人家的人了, 我一直跟我媽說:“不管我在哪,您都會跟著我的。”我媽就說有這句話就夠了。其實老人都有不安全感,可我要是真的把父母接到北京, 我又未必長期在北京,還是沒辦法照顧他們。
  羊城晚報: 都說趙寶剛是個氣場特別強大的人, 拍戲過程中如果有意見不統一的時候,會發生爭執嗎?
  劉濤:不會。我說出我的想法,他會說:
  “你的想法不錯,不過我覺得……”他的人生經歷和戲劇創作能力超過我很多很多,我沒有理由不尊重他的想法。
  羊城晚報:常演完美媳婦,有沒有想過演演別的類型?
  劉濤:我沒想過接一些不一樣的戲,我的優勢就是別人看到的, 我可以更好地發揮,何必一定要挑戰自己的極限?
  關鍵詞家庭
  “我和老公現在的生活特溫暖,我們更愛對方了”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 但今年年初劉濤卻以一則自爆丈夫破產的長微博引起多方關註。談起現在的生活,劉濤甜蜜地表示,夫妻間的感情比過去更好了。
  羊城晚報:最近這麼忙,會不會忽略了孩子?
  劉濤:最近一段時間是有些疏於陪孩子,好在他們已經開學了,每天時間安排得很科學,幾點游泳、幾點複習功課都有安排, 生活比較規律。
  我給孩子安排課外學習都是讓他們先去感受,喜歡就去,不喜歡就不用去。
  羊城晚報: 你不在家的時候,孩子會不會更依賴爸爸?
  劉濤:不會,媽媽的愛跟爸爸不一樣。爸爸更會寵孩子,我對他們要求更嚴格。爸爸沒有什麼耐性,通常我們在他的房間待不到20 分鐘,他就會說,你們可以出去了,我要忙了,哈哈。
  羊 城晚報: 之前你在微博上曝光了你和丈夫王珂經歷的挫折, 現在的家庭生活如何?回到最初的狀態了嗎?
  劉濤:我覺得我們現在擁有的生活特別溫暖,我們更愛對方了。以前我老公不太跟我說“我愛你”這種話,現在每天都會跟我說他愛我,不由自主地,我覺得我現在很幸福。
  羊城晚報:面對困難,有過撒手不管的念頭嗎?
  劉濤:沒辦法撒手不管,因為我是家裡的頂梁柱。有時候工作一天特別累,回到家不想講話,但是我媽在等我,想跟我說話,我洗澡她跟著,我卸妝也跟著, 甚至上廁所她都跟著。
  為什麼? 她就想跟我聊會兒天。你能說,“媽我累死了煩死了,你別跟我說話”嗎?
  羊城晚報:你怎麼面對兩代人相處的矛盾?
  劉濤:我媽有的時候有點“作”。她會說:“劉濤, 我特別喜歡一個什麼東西,你買給我。”她其實未必需要,但就想知道你是否關心她。現在父親節、母親節、生日啊,我都買蛋糕,送禮物,就是讓老人知道我是惦記他們的。我最害怕的是父母身體不好, 畢竟不在一個城市生活。我為父母做得太少,僅僅幾句慰藉的話是不夠的。
  羊城晚報:這些年關於你的傳聞不少,不僅有婚變,還有私生子,但很少看到你出來澄清或者採取法律措施,為什麼?
  劉濤: 習慣了, 誰讓我是公眾人物? 如果這些事對我有影響,那我就太脆弱了。我今天發聲明,明天寄律師函,後天打官司,再往後他們道歉,這件事就沒玩沒了了。這不是聰明的做法,我相信任何事都不要太糾結。
  關鍵詞復出
  “海璐和我都有上升優勢,不必逼得太急”
  前年劉濤高調復出,3 年接了19 部戲,工作節奏比以往快了很多。談起與閨蜜秦海璐合開的新公司,劉濤爆料說閨蜜如今忙於享受二人世界,新公司的作品短期內不會問世。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 但今年年初劉濤卻以一則自爆丈夫破產的長微博引起多方關註。談起現在的生活,劉濤甜蜜地表示,夫妻間的感情比過去更好了。
  羊城晚報:復出以後,你覺得電視圈和當年比最大變化是什麼?
  劉濤:現在大家都太匆忙。以前一年演兩到三部戲,一個戲拍90 天。現在一個戲拍50 天,甚至30 天就拍完了。有些製片方也沒有特別好的劇本,就想趕緊開機,常常邊拍邊寫。我覺得應該想想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匆忙? 《老有所依》這部劇拍了120 天,我覺得太牛了。
  羊城晚報: 你和秦海璐合作的公司的首部作品何時問世?
  劉濤: 秦總在做劇本,我不知道她是打算明年開始做這個戲, 還是會先考慮她的終身大事, 哈哈。我們倆的合作方式是這樣,她點子很多,我做選擇,但是現在這個戀愛中的女人有點甜蜜過頭了,不過我可以讓她繼續再浪漫甜蜜一會,不催她。海璐一年電影電視劇話劇,排期很滿,我也不停地拍戲,我們在這個行業里都有上升的優勢,所以也不必把自己逼得那麼急。
  羊城晚報:打算先做電影還是電視劇?
  劉濤:還是先做電視劇。海璐連金馬獎最佳編劇都能拿到, 可見她很有追求和主意。我倆人緣都好, 人脈這方面沒問題,大把朋友可以幫忙。我覺得作品的題材很重要,首先不能跟風,要帶給大家不一樣的東西,起碼不會做什麼家庭倫理婆媳宮鬥之類的戲,不想讓觀眾看到開頭就猜到結局。
  羊城晚報記者餘姝通訊員滿璇
  ?編輯: 彭小紅
  (原標題:《老有所依》劉濤:丈夫現在每天都說“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eleven

wuern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