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裘晟佳/文 吳崇遠/攝
  下午兩點半,溫暖的陽光,灑進杭州市射擊館的訓練場館里。
  人群中,一個白白靜靜的11歲小男孩,正端坐在射擊台前,雙手握著槍,低著頭,慢慢地瞄準靶心。
  他的“專屬教練”,是一位身穿紅色運動服的女教練。此刻,她正彎著腰,一邊輕輕地調整小男孩的姿勢,一邊耐心說道:“小全江,呼吸要均勻,扣扳機要慢慢地用力,肩膀抵踏實了。對,就是像這樣……”
  “砰”!話音剛落,一聲清脆的響聲,讓原本人聲鼎沸的場館,瞬間靜了下來。
  “8環!好樣的!”當靶心移到大家面前,大伙兒忍不住歡呼起來。
  因為,這是這個11歲的小男孩第一次射擊,同時,也是他第一次上體育課。而給他上這堂課的體育老師,就是中國第一位女子奧運冠軍吳小旋。
  11歲的小男孩
  長了一條“大象腿”
  當我們長大成人,總會懷念那個無憂無慮、玩耍嬉笑的童年。尤其是熱愛運動的男生,無論多少年之後,總能想起小時候在操場上奔跑的快樂。
  可這再簡單不過的事,對11歲的小全江來說,卻並非易事。
  他一齣生,左腿皮膚就局部發紅。剛開始,父母以為是胎記沒在意,誰知情況越來越嚴重。
  “他說是屁股疼,抓心的疼。”媽媽胡未芳回憶說,直到孩子3歲會說話了,她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時間一天天過去,小全江的左下肢,從腹股溝到腳板心,佈滿紫青色的血管瘤,左腳也逐漸腫脹變形。
  直到今年,醫生才確診,小全江患的病,叫KT綜合徵,是一種先天性周圍血管疾患,主要為一種先天性血管發育畸形的表現。癥狀是孩子的左右下肢會發育得不一樣粗細,有靜脈曲張,還有局部皮膚發紅,一開始往往以為是胎記。
  “左腳從大腿到腳趾頭都腫脹變形了,明明還是孩子,卻要穿40碼的鞋,褲子也只能買運動褲才能穿得下。”胡未芳的語氣充滿了擔憂,“他走路一條腿是拖著的,別人走20分鐘的路,他要走一個多小時,要不停地休息。一旦走多了,就會出血發痛。”
  儘管如此,懂事的小全江,還是努力像其他孩子一樣學習、生活。
  “他和同學相處都挺好的,經常帶同學來家裡玩。大家一起玩游戲的時候,他總是笑得最開心。”
  不過,再堅強的孩子,都有不願與人分享的一面,“孩子成績有些下來了,也許是因為我們把所有的醫院都看遍了,都沒把病治好。他嘴上不說,可我們做父母的可以感覺到。”
  他的夢想
  只是上一次體育課
  一直以來,其他同學上體育課時,小全江總是乖乖地留在教室,趴在窗臺上眺望。
  出於安全考慮,胡未芳與學校溝通,不讓孩子參與體育課。
  即使是40℃高溫的夏天,小全江都不願意穿短褲。雖然能慢慢地走路,他也從未下樓上過體育課,“這樣我覺得更難受,因為我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蹦蹦跳跳,我怕別人笑話。”儘管從未體會到體育課帶來的快樂,小全江依然渴望能像別的同學一樣運動。
  “他喜歡乒乓球,還纏著我讓我給他買球拍。同學也知道他在想什麼,還送羽毛球拍給他,可我和他爸爸工作都很忙,沒有時間陪他。”媽媽胡未芳說。
  於是,今年上五年級的全江,有了一個再簡單再單純不過的心愿,並把它告訴了媽媽,“他想上一堂體育課。”
  很幸運的是,今年春運開始後,新浪浙江發起了“幸福大巴,讓愛回家”的公益活動。在這場公益活動中,新浪浙江的記者,意外發現了小全江一家人,並從他媽媽口中得知了小全江的這一夢想。在杭州市體育局的幫助下,奧運冠軍吳小旋主動請纓,表示願意作為小全江的體育老師,盡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為孩子上一節射擊體育課。
  奧運冠軍
  被他的認真和投入打動
  於是,便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小全江的同學和其他關心他的人一起,為小全江加油鼓勁。
  或許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關心他的人,又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見到奧運冠軍,小全江顯得很靦腆,話也不多。
  不過,吳老師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聚精會神地聽著。吳小旋每說幾句話,都會低下身子詢問小全江有沒有聽懂,小全江總是用力地點點頭。
  就這樣,在幾次短暫的調整後,小全江還打出了兩次10環的好成績。
  看到孩子認真、專註的神情,吳小旋滿意地點點頭。隨後為了增加難度,增強孩子的信心,吳小旋為他換上了步槍靶,這是步槍運動員比賽專用靶。在一陣調整之後,小全江打出了7環、9環、7環的成績。
  下課後,吳小旋將寫有“祝小全江快樂成長”的靶紙和小全江用過的靶紙,一同送給他留作紀念。而小全江嘴裡一直重覆著“好玩”、“激動”的字眼,顯然還沉浸在真槍實彈射擊樂趣之中。
  小全江所使用的,是業餘射擊訓練使用的步槍,重量近8斤。考慮到孩子是第一次接觸射擊,吳小旋專門為他放置了一個槍托,讓他能有個依托,坐著完成整個射擊過程。
  雖然與正規訓練相比,難度有所降低,但是孩子的表現,依然出乎吳小旋意料,“小全江很認真,沉得住氣。射擊的要領,在於靜、穩、準三個字。他的認真和投入,可以打10分!”
  一家三口5年沒有回家過年
  今天終於踏上回鄉路
  就在大家看到這篇文章時,小全江已經跟著父母,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車。在媽媽的老家湖北英山,等待他們的,是5年未見的姥姥和姥爺。
  小全江說:“我對姥姥幾乎沒啥印象了。”
  小全江兩個多月大的時候,一家三口就來杭州打工了。而他們上一次回老家過年,還是5年前。
  “不是我們不想回去,只是想把這筆錢留下了,給孩子看病用!”胡未芳剛剛辭去工作照顧孩子,而老公也換了好幾份工作,改行做起了裝修,收入本就不高。
  幾年下來,孩子看遍了杭州所有的醫院,甚至還去上海求醫,花光了所有積蓄,一家人租住在月租300元的鐵皮屋裡。
  可是,這些都沒有動搖胡未芳的堅定信念:“現在不圖別的,只要能治好小全江的病,就是還一輩子的債也願意。”
  得知這一情況,杭州體育局局長趙榮福也很觸動:“幫這樣一個孩子完成這樣一個夢想,很值得,很有意義。”趙榮福說,接下來他會專門為小全江聯繫一個北京的中醫,希望春節之後,當小全江再回杭州時,可以帶他去北京看病。“我看了小全江我就放心了,他比我想象得勇敢,病情也比我想象得要好很多。”
  (原標題:昨天,奧運冠軍給他當射擊老師孩子,你的認真和投入可以得10分)
創作者介紹

eleven

wuern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