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小琴去年入學的交費收據上,6950元的總金額由5900元的學費、900元的住宿費、50元的班費以及100元的公物押金構成。其中,學費一欄,學校開單時又註明瞭:“教育保證金”幾個字。“報名時,負責招生的校長說,等我們畢業了,這筆保證金是可以退的。”小琴說。
  ■當時一共交了6950元,小琴認為自己只讀了半年,剩下的費用應該折算後退還,這對家裡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可以暫時緩解家裡的困境。”
  ■學校說,小琴就讀的是“幫扶班”,“可以說學校是貼錢在培養這批學生,只等他們實習那年,可以每月從企業收取1000多塊費用彌補損失”。
  ■省人社廳和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均表示,從未聽說“教育保證金”這一收費項目。
  前日是開學第一天,當同學們抱著新書走進教室時,15歲的小琴(化名)卻無奈地向學校提交了退學申請。
  由於父親病重,急需照顧,小琴無奈地做出這個決定,她還想著“沒讀完的學費或許能退上幾千塊,可以暫時緩解家裡的困境。”然而,她所在的成都信息技術學校表示,她所討要的5900元是學校防止學生中途退學設定的“教育保證金”,中途退學將不退還。
  對此,教育廳和人社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技校收取的所謂“教育保證金”並無依據。
  父親病情加重 她想退學回家
  半年前,小琴的父親被診出“股骨頭壞死”,只能拄著拐杖走路,無法種地,更無法打工,家裡只能靠母親每月在塑料廠打工勉強維持生活。為了給父親治病,家裡的積蓄耗盡了,還欠下一筆債。為了方便父親看病,小琴一家也從鄉下搬到威遠縣城,租了間30平方米的小屋。
  去年剛開學,父親的病情突然加重,母親只好辭職在家照顧他。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此斷了。小琴想過兼職打工,但15歲的她總是被拒絕。寒假回家,懂事的小琴把洗衣做飯、照顧父親的事全包了,母親得空在附近一家茶館找了個工作。於是,小琴的堂姐提出,不如讓小琴先退學回家,照顧爸爸一段時間,好讓媽媽繼續出去工作,等家裡經濟好點,再在老家附近找個學校學技術。
  去年7月,總共交了6950元費用後,小琴成了成都信息技術學校藝術設計專業的學生,按照計劃,她可以在4年後參加成人高考,拿到大專學歷。小琴在學校成績優異,不僅是班裡的組織委員,還是校學生會外聯部的副部長。可另一邊,卻是父親的病情和家裡的拮据。
  糾結了半個月,前天,開學第一天,小琴從老家趕到位於溫江的學校,遞交了退學申請。
  5900元保證金 學校稱“沒法退”
  向校長遞交退學申請後,小琴又從包里掏出一張收據,那是半年前入學時的繳費憑證。小琴認為,當時一共交了6950元,可自己只讀了半年,剩下的費用應該折算後退還,這對家裡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小琴的父親告訴記者,這6950元90%都是從親戚朋友處借來的,到現在一分錢也沒能還上。
  小琴的堂姐還進一步列出要求退費的“依據”:這張收據上,6950元的總金額由5900元的學費、900元的住宿費、50元的班費以及100元的公物押金構成。學費一欄,學校開單時又註明瞭:“教育保證金”幾個字。“報名時,負責招生的校長說,等我們畢業了,這筆保證金是可以退的。”小琴說。
  然而,經過長達一個小時的軟磨硬泡後,分管校長陳志建還是給出了“沒法退”的答案。
  走出校長辦公室時,小琴有些失落。東西收拾好後,小琴專門跑到老師那裡抱回20多張圖紙,“這是這半年來我所有的作業。”小琴說,每張圖都是自己精心完成的,她拿出一張名為“天馬行空”的圖告訴記者,這是她最滿意的一張,“老師說,這張圖很有想象力,給了90分”。
  回老家的路上,小琴一直抱著這20多張圖紙,她說,等父親好點,打算在老家附近找個技校再讀書。
  省教育廳:“教育保證金”聞所未聞
  學校拒退:
  退了“保證金” 學校就賠錢了
  為何不能退費?成都信息技術學校分管校長陳志建做出瞭如下解釋:
  “小琴就讀的是‘幫扶班’,是學校針對家庭貧困的學生開設的。這些學生的收費和正常學生相比已經少了很多了,其他同學每年都要交1萬多的費用,而他們一次性交5900元後,每年只用交900元住宿費和一些雜費即可,並且5900元的保證金等拿了畢業證還可退還。”
  “可以說學校是貼錢在培養這批學生,只等他們實習那年,可以每月從企業收取1000多塊費用彌補損失”。
  據稱,根據以往經驗,確有一些學生在讀了一段時間後要求退學,學校此前培養所付出的費用打了水漂,為此,為杜絕學生們在開始實習前就退學,學校引入“教育保證金”這一模式。入學時便與學生簽訂協議:中途無論何種原因退學,相關費用不退。
  記者註意到,在小琴父親於去年7月7日與該校簽訂的“2013年秋初、高中起點(中專加大專+本科)幫扶班就業協議”上確實註明瞭“乙方無論何種原因退學(含自動退學、勒令退學)或被開除學籍,需經甲方審核批准,方可辦理離校手續,而且乙方所交學費、代管費一律不退。”
  對於小琴的情況,陳志建表示,如果她願意,校方可保留學籍,等她家庭情況好些還可以來讀。
  省教育廳下屬部門:
  中職一二年級免費 何談賠錢?
  學校收取的“教育保證金”是否合理?記者昨日就此採訪了省教育廳,核實相關信息後,省教育廳表示,該校是人社部門負責登記和審批的學校,但無論是歸教育部門還是人社部門管,“教育保證金”這一收費都是聞所未聞的。
  根據小琴入學時與學校簽訂的“2013年秋初、高中起點(中專加大專+本科)幫扶班就業協議”,省教育廳成職處相關工作人員表示,這可能是中職套讀了大專的模式。但據省教育廳下屬的省學生資助和管理中心相關人員介紹,目前我省已採取了中職免費政策,包括民辦中職的學生一、二年級的學費都是免除了的,由政府全部承擔,小琴現在是一年級,屬於免費範圍。為此,學校的“虧本說”根本站不住腳。
  省人社廳:
  用“保證金”綁定學生不合規
  記者隨後又採訪了省人社廳和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從未聽說“教育保證金”這一收費項目。此外,用“保證金”的方式綁定學生的做法也並不合規。
  市人社局同時表示,由於成都信息技術學校是民辦性質,收費自主權更大,具體情況還需進一步調查。
  成都商報記者 汪玲 張舒 攝影報道  (原標題:父親病重家庭困難 她想退學 5900元“教育保證金”能退嗎)
創作者介紹

eleven

wuern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