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企業一關了之,真的合適嗎?煙花爆竹產業等高危行業本該嚴格監管,但監管不是秒殺企業,更不等於漠視法律規範。
  9月22日湖南醴陵發生一起花炮廠爆炸事故,造成13人死亡,1人失聯,33人受傷。這起事故再度引發人們對煙花爆竹安全生產的關註。據悉,安徽省黑火藥生產企業已全部關閉退出,根據統一部署,該省煙花爆竹生產企業將在今年底全部關閉退出。
  不能否認,許多煙花爆竹生產企業本身存在多重隱患,導致安全事故多發。據報道,醴陵花炮廠爆炸事故的主要原因,或在於企業為趕貨而超負荷生產。釀成這一重大事故,企業不能免責,負有安全監管職責的相關部門和官員,也難逃追責。目前,醴陵市已有5名責任人被先期免職處理,等待查明事故後進一步“發落”。
  正因對重大安全責任事故的追責措施非常嚴厲,有些地方官員整天提心吊膽,甚至寧可不要GDP,也要關停相關行業。這種偏執思維,非常典型地體現在安徽對待煙花爆竹產業的態度上。問題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企業一關了之,真的合適嗎?
  且不說存在違規操作的企業,這些將被關閉的煙花爆竹企業中,相信為數不少是合法經營、正規運作的企業,政府憑什麼說關就關?這樣做,豈不是政府違法在先?據介紹,按照現有技術水平,花炮的生產安全問題是可以解決的。為何部分廠家寧願小打小鬧,也不願投入更多成本,保障生產安全?可以說,在有些地方,低水平的政府監管,恰是導致該行業低水準發展的一個原因。
  既管不好企業,又擔心企業發生事故,於是乾脆一關了之。其深層次原因,還在於政績思維作祟。為了追求政績,有的地方可以大包大攬,引進污染企業,而為了保住烏紗帽,有的地方當然也可以隨意關閉企業。這種思維,實質是一種“政績潔癖”,即一切以政績為中心,而不顧市場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在這種思維主導下,所謂民生立場、市場原則、法治精神,都難免成為一片浮雲。
  煙花爆竹產業等高危行業本該嚴格監管,但監管不是秒殺企業,更不等於漠視法律規範。對企業一關了之,除了體現出地方主政者的功利與淺薄,很難看到其對企業發展、民眾就業有任何憫惜之情。這樣做,也肯定發展不好地方經濟。試想,當政府部門對企業經營可以隨意干涉,對企業生死可以任意予奪,這地方還有多少可供企業正常發展的空間?
  對企業和政府部門相關負責人進行責任追究,這是事故處理的標準程序。某些地方一看到潛在風險就被嚇破了膽,趕緊關閉退出相關產業,這純屬庸人自擾、避禍畏事的做法。不難想象,抱著這種心態施政為官,最終恐怕什麼也乾不成。
  本報特約評論員顧昀  (原標題:關閉煙花企業純屬避禍畏事)
創作者介紹

eleven

wuern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